Posted by: billconan | October 1, 2006

关于做饭乐趣的一点浅见

昨天不幸错过了一个饭局,回来的时候很饿,思考了些东西。以前我从来不做饭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声称自己喜欢做饭。因为那个时候我总是站在一个食客的角度在看。我当时的理论是,吃饭要有视觉味觉冲击,比方说饿了很久的人突然暴露在饭前,这一顿一定吃的很爽。我当时举例说爬山。自己爬山,这个过渡太缓慢了,没有那种突然居高临下的刺激,我说我更爱坐飞机,从上面突然往下看。而自己做饭也是一样,从没饭到有饭的过程过于缓慢,没有了刺激,吃的时候怎么会爽呢。于是当年我猜想,好吃的不好做,好做的不好吃。现在要自己做饭了,突然明白做饭的乐趣绝对不在于最后的一吃。当然也不是做的过程,因为要满足自己的动手欲望的方式有很多,完全可以做点别的东西,比如编程序,拼积木模型什么的,为什么要单单做饭呢?我觉得做饭的乐趣在于做好了之后叫别的人来吃,然后听到好的评价。做饭和吃饭的乐趣我觉得只有两种,第一是做别人吃的饭,第二是吃别人做的饭。“吃白食”三个字可是很好的调味剂,即便天上掉的馅饼没有自己做的好,吃起来总有一种不劳而获的优越感。所以说,最不幸的就是做饭给自己吃的人,像我,既没有别人的夸赞,又没有吃白食的喜悦感。所以现在给自己做饭越来越对付了。
不过我这些想法都是站在一个懒人的角度来考虑的。其实当年我那个爬山的比喻还有一层意思:自己挪步登高太累了,最后看到的风景也未必有画上的好。而坐飞机是4个引擎驼你上去,惰性得到了充分的愉悦。什么时候要是我把懒也戒了,这些东西自然会有另一套说法。不过这怎么可能呢!
做饭的人和吃饭的人会有什么共同的痛苦么?有的–饭后都有可能被叫去刷碗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